“这毒蜘蛛是我的宝”

  五指山村民:养殖毒蜘蛛别样致富路

何开军在自家山上的橡胶林里挖取放养的海南虎纹捕鸟蛛。何开军在自家山上的橡胶林里挖取放养的海南虎纹捕鸟蛛。
抓到一只野生放养的蜘蛛后,村民何开军开心地亲吻了蜘蛛的后背。抓到一只野生放养的蜘蛛后,村民何开军开心地亲吻了蜘蛛的后背。
村民邓妹琼听到投资养殖蜘蛛带来丰厚的收益时,也加入了养殖大军中来。村民邓妹琼听到投资养殖蜘蛛带来丰厚的收益时,也加入了养殖大军中来。

  一提起毒蜘蛛,多数人都会对它敬而远之。可在风景如画的五指山,蜘蛛养殖则备受当地村民欢迎和认可,蜘蛛也成了村民眼中致富的“宝贝疙瘩”。据不完全统计,在五指山的南圣、水满、通什等乡镇,已有将近200户农户开始饲养蜘蛛。而南圣镇什拱苗村,一个村的饲养规模就超过三万只。7月1日,南国都市报记者走进五指山南圣镇,深入探寻当地村民的创富经历。

  南国都市报记者刘孙谋摄影报道

  喂养

村民定时给蜘蛛投放黄粉虫和新鲜水村民定时给蜘蛛投放黄粉虫和新鲜水

  B 进食 

蜘蛛在进食黄粉虫蜘蛛在进食黄粉虫

  C 取毒 

技术人员提取敬钊缨毛蛛毒液技术人员提取敬钊缨毛蛛毒液 

  野生环境放养蜘蛛山地成了村民的“存钱罐”

  “这蜘蛛,就是我的宝呀!”五指山南圣镇什兰村村民何开军抓住了一只刚刚挖出来的海南捕鸟蛛,高兴地亲着它的后背,笑着对记者说道。

  从2014年开始,何开军便在自家的橡胶里,野生放养了200只海南捕鸟蛛,如今这些蜘蛛已经长到十几厘米长了。何开军向记者介绍说,他选择了多数人不同的饲养方法��模拟野生环境放养:一开始,在山上挖好洞穴,将蜘蛛放进去,然后堵住洞口一天;等蜘蛛熟悉环境后,就不会再转移地方生活;平时也不用给蜘蛛喂食,就是要注意在周边草丛不能喷洒农药,保持好生态环境。

  对何开军而言,饲养蜘蛛特别轻松,他时不时会挖几只蜘蛛换点零花钱花,但是对于快要产卵的蜘蛛,他都会尽力保护好,因为那都是他的宝贝。

  一开始看蜘蛛就怕

  现在一年净赚了4万元

  在南圣镇的公路旁,南圣镇毛运村的村民邢泽华与哥哥共同投资搭建了20平方米的蜘蛛养殖点。邢泽华介绍说,一开始他看到这么大的蜘蛛很怕。但是经过两期培训课加上亲身感受后,现在他已经可以大胆养起海南捕鸟蛛了。目前他们养殖的蜘蛛,主要是原产于海南的敬钊缨毛蛛和海南虎纹捕鸟蛛这两种。他们养殖的蜘蛛都是经过驯化,比较温顺不会主动攻击人,即使不小心被咬到,也无大碍。而与农户合作的企业也给他们购买了意外保险。

  据了解,去年五指山一家企业给农户提供了一种非常便利的合作方案。即该企业给农户提供种苗、养殖箱和养殖技术;农户只要出养殖箱价钱的50%和养殖大棚价钱的50%进行养殖;养殖后企业包收购,每只不低于20元,农户资金不足还可由企业垫付,到收购时从中扣除。于是,在五指山市政府和企业的共同支持下,邢泽华建起了这个养殖点,“去年的两千只蜘蛛10个月就长成,我净赚了4万元!”邢泽华说。

  打造蜘蛛全产业链

  让村民走上别样致富路

  五指山蜘蛛研究所研究员李孟学说,蜘蛛的毒素、蛋白质、蛛丝和蜕都是宝贵的药物资源,而且不可多得。已有临床医学证明,蜘蛛体内的某些物质对心脑血管疾病、风湿、痛风、类风湿、体力衰弱的病症有明显疗效。在我国民族药的入药动植物之中,以传统黎药为先导的蜘蛛生物产业未来开发潜力巨大,并可以贯穿保健食品、日用化工、蛛丝材料、文化旅游等领域,形成“蜘蛛全产业链”。

  另据海南某药业有限公司总经梁鹤耀介绍,海南蜘蛛人工养殖技术与蛛毒提取技术研究课题组经过十多年科学研究,多种保健品和药品即将问世。但原料供应受限一直是大问题,于是他们就尝试和当地政府、农户合作,一起发展蜘蛛养殖产业。目前该公司正在建设世界规模最大的蜘蛛养殖场,养殖规模将达到400万只,这也将带动农户走上一条别样的致富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