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微观经济学家安格斯?迪顿。英国微观经济学安格斯?迪顿。

  他的得奖爆冷门,他的研究接地气。

  因研究消费、贫困和福利�� 安格斯?迪顿独享诺贝尔经济学奖

  中国研究人较少

  北京时间昨晚7点,瑞典皇家科学院揭晓了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Angrus Deaton(安格斯?迪顿,微观经济学家,现任普斯顿大学授),以表彰他对消费、贫困和福利的析。根据诺贝尔奖评选委员的公告,Angus Deaton的贡献主要有三个方面:1。他所设计的一套需求系统;2。消费与收入之的关系(包括宏观和微观数据的采集);3。针对发展中国家的生活标准和贫困水平的研究。迪顿获奖后表示,“我确实预见到贫困率的下降,在过去20年里,贫困率下降幅度很大,我认为这一趋势将延续下去。但我不是盲目的乐观派。”在宣布获奖的时刻,有人问他有关欧洲的难民问题的看法。他表示,全球贫困率的下降从长远看可缓解这一问题,但现在还不行。

  与很多热门候选人相比,着于微观经济的安格斯?迪顿不太被学者所熟悉,但他的究其实很接地气。就在10月4日世界银行了贫困线,把每人每天生活支出从1.25元上调至1.9美元,这意味着全球的贫困人数将增加��贫困的定义其实就是人的消费水平。10月17日是中国第二个扶贫日,也第23个国际消除贫困日所以安格斯?迪顿在这个领域的研究与现实生活常贴近。

  迪顿的深刻之处在于,在他看来,贫富差距绝非是简单的收入问题。倘若只是富人收入增长,穷人相对贫困,但整的生活水平都在提高。不过,脱了收入领域,在健康,福利方面,一旦富人过多的占用社会资源者保持政策制定,则穷人在这方面受到的挤压可能非常有害。

  浙江财经大学经济系主任李井奎:

  “看过他的著作,甚至想翻译他的书”

  “确实国内研究安格斯?迪顿的学者相对会少一些,而我也只是读过他的。”90d0aca3cc5e0da1e32a53b3a1df9da6财经大学经济系25af0c0506c33259fc5c2a7407d934c363222888ba9c66f9dff863e8ed19李井奎博士在接到钱江04b4534056725708594c895f7efd24f8记者采访时,很谦虚地表示,因为看书也是多年前的事,所以也是了解一个大概。

  “2009年我读了《基本无害的计量经济学》,作者是非常有名的经济学家乔舒?安格里0289152e8c082924bbee0721635df0a125987691eec4055c963067b12dd6f,在这本书里他提到了他老师的一本书,也就是安格斯?迪顿的《经济学和消费者行为》,认为非常了不起。然后我就好奇去了这本书来看,后来我在课堂上也常用到这本书的第一第二部分,比较理论化,这本书在业内也一直被认为是消费最好的教科书。”李井奎说,后来自己甚至想要翻译他的著作《家庭调查分析:发展政策的微观经济方法》,“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这个想法被搁置了。我的研究方向也变了,不过我相信这次安格斯?迪顿得奖后,会有更多人把目光转到这个领域来。”李井奎在自己的微博上对迪顿获奖的评价是四个字“实至名归”。

  在李井奎看来,安格斯?迪顿最大的贡献在于在数据和理论上搭建了桥梁,微观经济学里面有个很著名的模型,叫AIDS需求,就是他提出来的。他把计量模型扩展到收入和储蓄的研究,尤其是衡量贫困、健康,并结合家庭数据调查,这个领域是他的强项

  浙大经济学院院长史晋川:

  “他数据告诉你,消费收入怎样的系”

  “听到这个获奖消息时,我们正好几个老师在开会。当然大家都道他很厉害,但还是有点小小的意外吧。”钱智库家、浙江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史晋川说。

  1936年后,也就是凯恩斯后,很多经济学家把方向转到了宏观经济,直到上世纪60年代,西方经济学出现了一个思潮��研究宏观经济学的微观基础。“也就是说,以前大家都研究总的消费、总的投资、总的需求等,但后来有人去了解个人行为了,比如个人的储蓄啊消费啊,从此宏观经济下有了微观行为做支撑。”史晋川说,安格斯?迪顿做了大量的“经验研究”,在经济学中叫做“微观计量”,这在消费领域非常有用

  举个例子来说。在凯恩斯的理论中,人的消费是受到当下收入的影响的。之后,有两个理论出现了,第一是“生命周期理论”,意思是“人的消费不是根据现有收入决定的,而是根据他一生的收入”。比如说人年轻时,赚的少,消费相对高,中年收入高了,但开销相比小了,到了老年,收入少了,但开销不会减少;第二个理论是弗里德曼提出来的,叫“持久性收入理论”,意思是,消费不是根据一时的收入,而是持久的收入。安格斯?迪顿在随后的研究中发现,这两个理论和实际现象不完全吻合,于是他在这两个理论基础上做了修正,他提出“消费是平滑的,持久收入相对波动会大”。“他引入了‘预期收入’这个概,也就是说,他认为,可预期的收入影响消费比较大,不可预期的收入对消费的影响小。”史晋川说,当然,安格斯?迪顿用了大量数据来说明这个计量模型,这就是非常有名的“迪顿悖论”。

  +

  直接援助无法改变贫穷

  既然讨论消费,那么贫穷也是逃不开的话题。安格斯?迪顿在《胜利大逃亡:健康、财富和不平等的起源》这本书中到了,工业革命e7a7b9c1d9282082b7e4fd026109e095东西方的“大分流”造就了国际间巨大的不平等。如何帮助落后国家和落后的区域?迪顿反对富国对贫国的直接援助,认为援助会破坏穷人最需要的东西外国援助破坏了本地国家能力的发展:“一个好的政府需要和当地人民和国家间达成一份契约,而外国援助瓦解了这a6a6348f2de403ef2d7c5bf29b9acac4契约,因为52b9ad4610fccf0dd28b0f9273e5ebc7这个政府的经济来源e9c59d3699670a0d21e6d44c5da3ea2c来自国内”。

  他认为,许多人期待政府出面为人民带来繁荣和平等,却记了政治本身的利益。 给予制药公司一定的励帮助他们开发盈利少的药物,开放移民和贸易政策,取消7481b35a6d18a69b5fbc942bbe8d3fc5制才能有助于缓解这些不平等

  金融危机前后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仔细观察这些年的a9b902084f73489d6748a80917a253bd学者,我们a8effa3d758e13e2362dacfbd709d8db发现一个现象:在金融危机,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往往是一种新的经济学,比如博弈在过去尤其受欢迎,1994、1996、2001、2005、2007年这几年中都有博弈论的经济学家得奖。在金融危机后,宏观经济学ddca07fe177aab4409a63f68c82631cb得奖更多,2009年、2010、2011一直到2014年,只有2013年是股票价格106eeb6cc6562009e06a9ca6ce3cd8dc题,相对微观些。而今年又是微观经济主导的领域获奖,结合如今全6b6b13520253abfe19491135b209a40d对于消费及贫困现象的关注,这大概也可为未来的个重要方向吧。(7f7692aeed1e1d5c1d2143b34f5f1523 曹婷婷)